孟五娘

孟五娘

阿昧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1-01-09 10:03:42

在线阅读

《孟五娘》作者:阿昧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浦氏,孟楚洁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因垦荒涉及落籍,而落籍刻不容缓,任凭谁都不想因为

《孟五娘》免费试读

因垦荒涉及落籍,而落籍刻不容缓,任凭谁都不想因为没户籍而去蹲大狱,所以孟家的垦荒事宜,很快便进入了准备实施阶段。

这日,孟楚清正在书房写一本农书心得体会,听闻前院大太太有请,便知是他们几个出钱垦荒的人,要碰头商议了。说起来,这个垦荒小组里究竟有哪几个,她还并不知道,说心里不好奇,那是假的,于是忙搁了笔,带着梅枝朝前头去。

她怕晒,只朝抄手游廊里头躲,脚程便就慢了,待到了前院堂屋一看,里头已是满屋子的人。上首的两张椅子上,左边坐着肖氏,右边坐着浦氏,许是因为终于坐到了前院堂屋上首,浦氏的脸上写满了得意,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意味。

下面左手边的椅子上,是二堂兄孟楚江,和大堂姐孟楚溪,孟楚江傻笑着,正在抠自己的牙齿玩;孟楚溪则是微微低着头,看似在发呆。右手边的椅子上,只坐了一个人,但却是前些日才被偷去了银子的孟楚洁,此刻她微微抬着下巴,正朝上首的浦氏看,眼神中满是挑衅。

孟楚江和孟楚溪倒也罢了,他们大房有钱,会出资乃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孟楚洁怎也在列?没听说她的银子找着了呀?

孟楚清揣着满腹疑惑,上前与众人行礼,坐到了右边下首,孟楚洁的旁边。

肖氏待她落座,便道:“人都齐了,那就开始罢——今儿叫你们来,想必你们已经猜着了,就是为了垦荒的事儿。本来大老爷也出了资,但他事体繁忙,就不同我们一起了,只叫我们全权负责。”

这便齐了?众人都不自觉地朝屋内再看一眼,以确定有哪些人要与自己一起负责垦荒的事。

浦氏也不例外,朝下张望一时,却是向着孟楚洁和孟楚清发了难:“三娘子和五娘子怎会有钱垦荒?她们不是一个诬赖我偷了她的钱,一个哄我说丢了当家什的银子么?”

孟楚洁气道:“偷了我的银子,还敢这般嚣张,天下再没有像你一般脸皮厚的人了。你道我同你一样,自己无钱便去惦记旁人么?我这八十两银子,乃是当了首饰来的,正大光明,才不怕你来问!”

“我同三姐一样,也是当了首饰,才堪堪凑够四十两。”孟楚清一面回答,一面去看孟楚洁,发现她脖子上的金项圈,手腕上的镶宝金镯子,耳眼上的珍珠耳塞子,全部都不见了,不觉暗暗心惊——这一套头面,她们孟家的女孩儿,每人都有,乃是公中统一派发,登记在册,有迹可循的物事,要是让人发现独独她没有了,能不受责罚?亏得她还敢当众讲出来,真是性子耿直,胆子又比天还大。

浦氏进门晚,又不管家,并不知这些首饰的来历,听后不过不甘不愿地嘀咕一句:“都去当首饰,倒像是约好了似的,不愧是两姊妹。”

但肖氏却是同孟楚清一样,一眼便看出了端倪,当时就要发作——那些首饰,乃是公中出钱置办,怎能算作她的私产?她这样做,同转移家族财产有甚么分别?也亏得她只是个女孩儿家,若这事儿是儿子做下的,都能直接逐出家门去。

孟楚洁见情形不对,忙道:“大伯母,我当的是活当,等垦完荒,田里有了收成,我就去把它给赎回来。”

现下是夏天,田还没影儿,要想有收成,只怕得等到明年罢?肖氏仍是怒火中烧。不过忽而一想,这事儿还是暂时不要管的好,若管了,后果必然是孟楚洁赎回首饰,无钱垦荒,而缺了孟楚洁这八十两银子,就意味着她得从公中拿钱出来填补这个漏洞;如果不管,这钱她就不必出,顶多事后找个机会戳穿,教孟振业自拿私房补上罢了。

肖氏越想越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立时发作,脸上重新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来,嘱咐孟楚洁道:“记得早些赎回来。”

待孟楚洁应了,她又道:“若是大家再无异议,就把如何雇工的事定下来罢。”

终于要谈正事了,众人都坐直了身子,只有大房的孟楚江听不懂,照旧抠牙齿,而孟楚溪则神色淡淡的,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。

肖氏看着他们叹了口气,转回头,将雇工的方式讲了一遍。孟楚清认真听着,发现肖氏所讲的,与梅枝打听回来的并无太大区别,一样是两种方式,一种是分两次雇工,先雇工垦荒,待垦完验收后,再另雇种田的佃户;另一种,是一次全雇了,先垦荒,垦出来的田,直接交由这些人继续耕种。

对这两种方式,大家并无异议,都愿意选择第二种,因为此时离官府清查户籍还有几个月的时间,足够他们细细地开荒,而第一种,由于那些人垦完了就走,往往草草了事,不够精细。

但选择第二种方式,就要提前面临一个问题,即必须得事先定出出租田地的方式,不然等垦完荒才发现所雇的并非自己想要的那种人,可就晚了。

而出租田地的方式,也有两种,一种是雇主出种子,出农具,出耕牛,佃户只出力而已,至于地里种甚么,怎么种,全凭雇主统一安排;而另一种方式与此正好相反,雇主只用将田出租,余下的事就甚么也不用管了,至于种子农具耕牛等等,全由佃户自己解决。

这两种方式,也各有优缺点,第一种,劳神费力,前期投入大,但收益更高;第二种,省心省事,几乎没有前期投入,但也正因为前期投入都由佃户承担,相应的收益也就少了。

肖氏刚讲完,浦氏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种出租方式,满脸自信地道:“我娘家世代务农,田该怎么个种法,我心里最有数,此事就担在我身上,包管来年的收成比谁家的都好。”

浦家祖祖辈辈都与庄稼打交道不假,浦氏未嫁入孟家前,亦是种地的一把能手,这也不假,可除去她之外,其他的几人,只怕连麦子和韭菜都分不清罢。而且,若她是个厚道人,倒也罢了,就凭她的德行,谁敢放心大胆地把田交到她手里?

别人敢不敢,孟楚清不知道,反正她是不敢。不过她也没反驳,只是问浦氏:“太太,你可有钱租牛、租农具、买种子?”

这问题当即就把浦氏给问住了,她手头上的银子,全拿去交了垦荒的钱,以后的月钱,又被孟振业勒令上交一半,以填补赎回孟楚清家什所造成的亏空,所以哪里还有余钱来做前提投入?

孟楚洁见浦氏被孟楚清问得张口结舌,心中情绪复杂莫名。一方面,她为了尽快赎回首饰,自然希望选择收益最多的田地出租方式,也就是说,在这一点上,她与浦氏是站在同一边的;但另一方面,她和浦氏又是不共戴天的仇敌,要想让她当众为其说一句话,那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怎么办?张口罢,自己心里过不去;不张口罢,又怕肖氏最终采纳了孟楚清的意见,孟楚洁将一方帕子绞作了麻花,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来。

就在这时,忽闻肖氏问她:“三娘,你中意哪一种?”

长者问,不可不答,不知如何答,也得答,孟楚洁攥紧帕子,深恨自己没占得先机抢在浦氏前头说话,这会儿她不管选择哪一种,给人的感觉,都是选边站了。既然如此,就不能让浦氏得意,虽然孟楚清最近同她之间也有嫌隙,但论起亲疏,到底还是妹妹强些,于是咬了咬牙,昧着本心答道:“我觉着,还是五妹说得有理,第一种法子,收益虽高,却要先拿出一大笔钱来,咱们垦荒已是竭尽所能,哪里再寻这样一注银子去?再者,我们几人,除了二太太,都不懂农事,万一被人哄了去,可就要血本无归了。”

浦氏一听,不高兴了,板了脸道:“有我在,怎会教你们被人哄了去?分明是不信我。”

孟楚洁讲话向来直接,马上回嘴道:“太太说对了,我还就是不信你,如何?”

浦氏被继女当众顶嘴,面子大跌,将桌子一拍,就要开骂,肖氏忙出来做和事老,先责备孟楚洁,后力劝浦氏,直讲到舌干口燥,方才稳住了局面。

然而浦氏马上抓住了她问:“大太太,我怎地觉着五娘方才那话,根本就不对?不管是租农具、租耕牛,还是买种子,那能是我一个人的事?不是该大家伙儿一起出钱么?她指着我一个人问,是甚么意思?”

肖氏暗骂一声,堆出满脸苦笑:“二太太,家里没钱了,你又不是不晓得,不然也不会让大家筹钱垦荒不是?”

公中无钱,这是早就被大家认定的事实,浦氏也无话可说,只得悻悻地放开肖氏的袖子,坐了回去。

浦氏选了第一种出租田地的方式,孟楚洁和孟楚清则选了第二种,一对二,肖氏想了想,又去问孟楚溪:“溪娘,你觉着哩?”

 

孟五娘

阿昧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