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福临门

五福临门

紫芋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1-01-11 15:06:05

在线阅读

经典小说《五福临门》由紫芋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罗清凤,清凤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在去往清风亭的路上,罗清凤和虞万两的友谊突飞猛进

《五福临门》免费试读

在去往清风亭的路上,罗清凤和虞万两的友谊突飞猛进,虞万两因人胖又贪吃,被竹苑那帮子自诩风骨的人很是看不起,碍于虞家太有钱,那些人虽看不起她,却也不会怎么得罪她,欺负她,最多也就是孤立起来罢了。

虞万两为人虽懵懂,却也知道好赖,没人理她,她也不理人。罗清凤不知其中缘故,只因多看了她两眼,又吃了她的糕点,便被虞万两当做好友了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庆阳书院没有分什么年级,却是因为这里都是初级教育,最多可教到十五岁上,有才能的十一二岁便会去考学,一旦考过,便要拜师学习,同时也要接受更高深的教育,甚至分成文武两科。

朝廷取士,很有章法。文士便是那等文科考学通过的,如一般的科举一样,一层层考上去。武士则快一些,接受过初级教育之后便可去考,一旦通过,便是初级军官的后备,会进入军队进一步学习兵法策略,排兵布阵什么的。

罗清凤问的多半是些常识性的问题,虞万两都能够回答,她也不是个细心的,并不奇怪罗清凤的问题,反而觉得自己很有用,能够给别人解惑了。

虞万两比罗清凤大两岁,便自认为姐,“以后你便叫我姐姐好了,我把你当妹妹,有好吃的都分你一份儿!有福同享!”

“好!”罗清凤一口应下,还在想这姐姐怎么叫,叫虞姐,听着像是御姐,叫万两姐,听着奇怪,若是叫虞姐姐,那就太有误差了,听名字还以为是如何弱柳扶风的人物,再一看,未免有几分“如花”了。

“清凤可有小名?”虞万两为了进一步显示两人关系亲密,询问起小名来。

罗清凤赧然一笑,说:“因幼时体弱,家里人怕不好养,唤作‘凤哥儿’。”

“凤哥儿?”虞万两诧异了一下,仔细打量了罗清凤一遍,“倒是像个哥儿,女子哪有这样柔弱的?你看我,可是强壮多了?!”

看虞万两做了一个挽弓的姿势,罗清凤强忍着笑,连声附和:“的确比我壮多了!”

她也不计较罗清凤说她像男子的话,虽然这话如同说现代男子娘娘腔一样不是什么好话,可虞万两有口无心,心直口快,也不是存心羞辱嘲讽,罗清凤也不计较那个茬,习惯上,她还是觉得女子比男子柔弱一些才是正理,没的在外型上粗犷豪放。

“虞姐姐以后可是打算做武士的?”罗清凤顺着话锋,打趣了一句。

虞万两用手背抹去额上的细汗,坦白道:“我可不想,动一动就是一身臭汗,听说武士可是吃苦得很。我家大业大,唯有我一根独苗支应,母亲大人还指望着我继承家业,学这些文章也不过是为了明理识字罢了,我可不是栋梁的料,能够写写算算就尽够了!”

听虞万两说得实诚,罗清凤反而觉得自己刚才那话微有嘲讽之意了,微笑着递过帕子,“虞姐姐的志向真是实在!”

“凤哥儿还真是凤哥儿,随身还带着帕子?!”虞万两接了帕子用了,却也要笑罗清凤一回。

“哪个规定女儿不得精细了?你不想用,就还我!”罗清凤跟着虞万两笑闹,倒把初来一地的陌生感给消去不少,转眼也就到了清风亭了。

清风亭自然是挤不下那许多人的,大家都站在亭子外面,亭子是在平地上的,旁边儿有湖,里头还有些荷叶田田,水波荡漾,一边儿则是花木,也叫不上来什么名字,幽幽淡香,朵朵娇艳,亭子后面视野空旷,遥遥可望斜红分绿,水绕山墙。

众人在亭子前的空地上站了,叽叽喳喳的声音也都停了,罗清凤四下环顾,被虞万两拉了一下袖子,“教琴艺的是曲明曲先生,最是严厉,还要规矩些才好!”

罗清凤听了也垂下眼帘,恭敬站立,直等到前面传来一阵拨弦声,方才跟着抬起头来,集中了注意力听着,有人摇头晃脑似乎在随韵而走,有人微眯双目似乎已陶醉其中,也有人轻扣手指似在打着节拍,本就没有队形的队伍立时散漫了不少。

虞万两向来听不懂这曲意曲境,见罗清凤似也不懂的样子,又觉亲近,面上露了两分喜色,把袖中藏的一本曲谱翻出来做出与罗清凤共看的认真模样。

这是罗清凤第一次看到古代版曲谱,恍若看到天书一样,宫商角徵羽就不说了,这五音好歹都认识字,可它们的排列连着那些数字是什么意思?真是比五线谱更难懂一些!

亭中的先生青衫怡然,双手拨弄琴弦,丝毫不管底下人听了还是没听,琴前一个小香炉冉冉冒着香烟,先生时而偏首,时而眯眼,完全陷入自我意境中一样,消瘦而有些刻板的脸也柔和起来,不似严厉的样子。

一曲毕,罗清凤彻底见到了什么是严厉,刚才私下说话的两个被提到一边儿跪着,两人双手高举瑶琴,琴不可倾斜,否则便是竹板加身。

体罚啊体罚!罗清凤暗自感慨着,收摄心神,更加认真了一些,听曲先生讲解刚才那个曲子是何来历,如何如何,先生说得随意,说到兴起处还会联系旁的曲子来说一通,听得罗清凤晕头晕脑,头昏脑胀,第一回接触曲子,还看不懂曲谱,就听这么高深的讲解,实在是太难为人了。

以后听这节课必须要笔记才行,速记的话怕是要准备一些木炭条方便书写。罗清凤暗想。

好在曲先生大约也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懂得高雅艺术,附和阳Chun白雪的,只叫了两个优秀的回答了她的问题,就不再提问,让众人自去练琴。

书院不给发课本,却不吝啬于琴,广韵斋里放置了整齐的小桌,一人一桌,一桌一琴,各人坐下拨弦弄曲,好一阵乱响之后,曲先生又点了一人弹了一曲,这才宣布课毕,众人起身鞠躬,在先生走后,各自离开。

“这是什么破琴嘛,根本弹不出好调子,回头把我那柄绿韵带上!”张扬的小女生才出门就对自己的随从吩咐。那个叫做朱姐的应了一声,态度恭敬。

没理会有多少人为她的这句话皱眉,小女生说完风一样跑掉了,朱姐和燕姐紧跟着也走了。

“这人是谁啊,怎么好像只有她带着随从?”罗清凤早想问了,这小女生未免太张扬了,不是说庆阳书院里藏龙卧虎的么?怎不见有人吱声?

“不知道,估计是哪个权贵家里出来玩儿的,她们也不是正经读书的,就来书院见见世面,没看连先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么?咱们也不要管,离远一些就是了,她们这种人,定然待不长的。”虞万两年纪还小,话却老成。

罗清凤点点头,跟着虞万两来到了校场,如分班有三个苑一般,这校场也分了三块儿,一块儿是射艺的场地,一溜排开立着十来个靶子,靶子后便是墙,没路可走,也不怕箭脱靶,误伤了人。

另一块儿则是跑马的地儿,身着武士服的女孩子眉飞色舞,策马小跑绕圈儿,锻炼着骑术,若是师傅允许,还可以策马而出,书院后有一条长街,出街后便有一处跑马场,可肆意纵马。

再有一处,则是练拳的地儿,也有兵器,多半都是教教而已,非是要考武士的,多半不会在这上面多下工夫,考文的最多再考考射艺就可以了,其他的都是那些有兴趣的或者是准备考武士的才会用心学习。

听到不是必修课,罗清凤很是松了一口气,她的体育从小到大都是徘徊在及格线的边缘,从军体拳到太极,没有一套是她能够顺利拿下的,更不用说那些长跑短跑了,多半都是混混便罢,若是真的要考这些,她便不那么好过了。

射艺师傅简单讲了讲如何挽弓,做了一次示范,一箭正中标靶,得来阵阵叫好声,便由得下面的人自行练习去了,完全是放牛吃草的教学方式。

虞万两格外地认真,挑了一张弓,拎了一个箭筒,找了个靶子就开始练习。罗清凤见她认真,全不似琴艺上的敷衍,奇怪道:“这射箭是要必考的么?”

“不是,但这个,不考你也要好好学啊,否则娶不上夫郎可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虞万两擦把汗,继续射箭,箭在靶子边缘擦了一下,落在了地上。靶子是棕绳一圈圈缠起来做成的,中心一点红色为靶心,虞万两已经射了好几箭,都落在了靶子外,这个擦边儿的让她精神大振,又拿起了一枝箭。

“这两个有什么关系么?”罗清凤不解。

“这可是婚礼必备的一项,至少要三箭上靶才行!”虞万两兴致好,给罗清凤讲解了一遍迎娶事宜,其中最重要最得彩的便是娶亲时要当众显示射艺,表示自己能够保护家庭。

“你怎么这么清楚啊?”一般人不需要这么早研究这个吧?罗清凤目光诡异地看了看虞万两,她才七岁,这么早就想着结婚的事情,还把礼仪都研究了一遍,也太心急了吧!

“嘿嘿,我母亲常拿这个来说我,我怎么可能不清楚?!”虞万两笑得得意。

原来是被激励的啊!罗清凤咋舌,瞅到旁边儿有一个空位,也拿了弓箭开始练习,却总是不太到位,箭还不到靶子前就飘了,被那个张狂的小女生看到,狠狠地笑了一通,惹来不少惊奇的目光,好在虞万两早早过来解围,没有让罗清凤尴尬太久。

落初文学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!

 

五福临门

紫芋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